我其實很想痛快的大哭一場,如果這能讓我覺得好一些。
但我此刻只是麻痺的,手足無措的待在原地。我什麼都不能做。
像是一條不知道哪跑出來的繩索套住我,硬生生的把我拉回四年前的場景,
那些,歷歷在目,我永難忘懷的傷痛。
那時發生了什麼事, 遇見過什麼人,對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,
但是一顆心被撕裂的痛楚,我沒有忘記。
我的手在顫抖著,由頸椎到腳底板感到一陣刺痛的麻。
我的心變得太重,它連同我的人一起跌落,掉進深邃黑暗的海底深處。
再一次,我失去了心跳和呼吸。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駝鳥式沉默,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