몸맘2.jpg  







沒有誰要跟妳過意不去,多的是妳自己跟自己過不去,
多的是,已經走到了這裡,妳還不願意放過自己。 


在肆一的facebook裡看到一段話:

面對戀愛,

我們總是在開始時太過理智,而該結束的時候卻又太過感情用事。
太冷靜去分析一段感情,常常在愛情還沒開始就先早夭;
在應該放手時又過於感性,往往拖住了錯的人不放,最終傷了自己。
能不能顛倒過來?
在愛情萌芽時多依賴點感覺,愛情終結時勇敢放手。
能不能,在愛的初始用心,愛的結束用腦?
 


當時,妳觀望了很久,分析了很多, 覺得他就是最適合妳的人,
無論個性,興趣,或是各方面。


妳自信滿滿,意氣風發。
認為身經百戰的妳,這一次,即使再跌倒了,一定能瀟灑從容的揮揮衣袖,拍拍屁股走人。 
因為妳不允許再有人傷害妳的自尊心, 妳發誓要愛自己比愛任何人都多。


不知道是不是上帝不認同妳,
這一次,又一次,妳跌倒了,還是一樣四腳朝天,摔得灰頭土臉。


那個妳以為很特別的他,多麼與眾不同的他,
原來,跟妳之前遇到過的甲乙丙丁沒什麼兩樣,
熱戀時的甜言蜜語,那些關於未來的承諾,
最終對妳而言就像是保特瓶一樣回收不易消滅困難。


妳已經說不出心裡的難過,只是默默的接受這又是一段不了了之的戀情。
人前妳裝得灑脫,大方祝福他可以找到更好更適合的那個她,
沒有人知道妳的痛,還有除了痛之外,更多更多的無奈。


妳很想要在難過的時候放爛自己的生活,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,什麼都不想,什麼都不做。
妳不想要再說出那些言不由衷的話,就只為了營造出everything's fine的錯覺感。
妳不想要勇敢,即使這麼傷心還必須用力偽裝。



妳沒有一刻像現在,說死心也不是,但只想放下一切。
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駝鳥式沉默,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