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則因同學會而衍生出來的感觸。


最近在無名的班網上,
大家正沸騰的討論著同學會的事,
很多好久不見的同學都出現了,
氣氛真是好不熱絡。


算算從畢業到現在,
我們也好幾年沒見了,
唸書的唸書,多半都已經開始工作了,
比照當年的蠢樣,
我真的很想看看大家現在的模樣,
再加上,我已經錯過了上一次的同學會,
所以我對於這次的聚餐可以說是抱著相當大的期盼﹝一開始﹞。


為什麼說是“一開始”呢?
因為我已經決定不去參加了。


我想很多,也可能真的想太多。


專科這幾年,
我跟班上同學幾乎沒什麼交集,
真正好的也就只有那幾個而已,
其他有些人甚至到了要畢業,我都還叫不出名字來。
這樣想,其實同學會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,
反倒讓我有些尷尬吧。


仔細回想學校生活,
卻想不起什麼。


在學校的那幾年,
我幾乎未曾把重心放在那上面過。


我沒有像大家,擁有很多既快樂又精彩的回憶,
我的五專生活一片空白。


所以當我看著留言板,
儼然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身份,
而非外五乙的同學之一。


面對這種情形,
我也只能說,
很多事情總是必須要有所取捨的吧。


一隻手想要抓住些什麼,
另一隻手就勢必得要放掉些什麼,
而我失去的,
就是身為一個學生最深刻的體會。


沒什麼呀,
這就是人生。
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










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