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口口聲聲說我們是朋友,
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對朋友的定義是什麼?

我們之間沒有發生過任何誤會,
一切都是既定的事實,
所以你大可不必解釋,也毋需澄清,
況且我跟你其實已經沒什麼好講的了。

你要覺得我狠心或者無情,
這些我都無所謂,
但是我希望你記得一件事,
我沒有欠你什麼。





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