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呼吸能感受到你的脈搏,
你的聲音像是耳語般迴盪在我耳中,
從你手心傳來熱度溫暖了我的四周,
我愛你,
這是惟一的理由。


我把對你的感情小心翼翼的捧在胸口,
連你的一個微笑都讓我感動,
而今你站在我的面前,
卻像是個觸碰不得,遙不可及的夢。


我笑笑的對你說,
我們還是朋友,
從你的沉默,
我能感受到你對我們之間沒有一絲念舊,
你不用說,
我比誰都懂。


如果記憶可以被剝奪,
或許就能減少許多苦痛,
如果可以乾脆灑脫,
或許我不會這麼難過。


“你們要快樂,要天長地久。”
這是我所能給的,最後的溫柔。




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