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t2_9840408-dead-doll.jpg 





關於遺失的那個部分,你無論想用什麼東西填滿,
終究還是感到一股無力抵抗的空虛。


是寄託還是轉移?我整天都想著你。
睡覺前想著你,起床後也還在想你,
想你雖然是雙眼皮但看起來還是很小的眼睛,
想你笑起來的樣子和說話無厘頭的方式。


但是這些都沒有讓我比較好一點,
因為關於遺失那個部分,你無論想用什麼東西填滿,
終究還是感到一股無力抵抗的空虛。













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