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很想盡快完成這篇網誌,
可是我每天都呈現一種玩過頭、睡不飽的狀態,
所以一拖又是好幾天了....








話說,上個禮拜發生了一件很挫賽的事。









星期二的閩南語課有隨堂考,
可是因為前一個禮拜上課時我整個非常恍神,
所以根本沒注意到老師宣佈任何有關考試的事情,
然後,偏偏那天上課又遲到﹝其實是在廁所裡講電話講太久﹞,
時間大概是六點五十分,
當我緩慢的走進教室看到每個人都在寫考卷時,
我實在是有點﹝其實是非常﹞著青驚。
後來,老師把考卷遞給我,
就在我是非題大概寫到第三題的時候,
就聽到他說:「再過一分鐘收卷。」
我心想這下真的是完了。
接著交換改,我同學因為看我整張考卷幾乎是空白的,
於是便很好心的幫我逐一寫上了答案,
就在一切都非常順利的情況下,
老師突然問我:「同學妳叫什麼名字?」
然後當著全班的面前把我那張考卷抽出來,
「怎麼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可以寫滿一張試卷,妳一定是後來
自己偷加上去的,妳這張零分。」
他這樣講的時候,全班都安靜了,
我當時其實沒什麼反應,雖然是真的很不爽,
但就當自己倒楣吧,我也沒多說什麼。
之後開始上課,我突然想看一下幾點鐘,
於是拿起手機按了一下,這個動作才一下去,
我就聽到他非常大聲的用台語說:「同學哩擱咧玩手機阿?」
我一陣傻眼,然後以我自覺不急不徐的速度把手機放下,
天曉得我內心的感受可以說是天崩地裂、火山爆發....
要hold住呀!!
可是我想我當時應該整個額頭都暴青筋吧。
接下來可想而知,我完全沒有辦法好好聽他上課,
就連要抄筆記時我也是杵在那兒動也不動,
老師看了我一眼,然後說:「同學妳好像很鬱悶?
只是一次小考考不好,並不至於影響到整個學期的成績...brabrabra....」
我很勉強的擠出一絲微笑來,突然覺得好累好想回家。







下課後,幾個同學圍過來問我發生什麼事,
他們都建議我應該去找老師,就算是解釋一下也好,
可我當時氣頭上根本什麼都不想講,於是不了了之。







晚上回到家,情緒稍微平復了一下之後我仔細的想過一遍,
才發現其實我也沒什麼資格生氣,遲到、偷改考卷、態度不好,
這樣想的時候我就突然覺得自己的確應該好好跟他道歉,
於是寫了封e-mail給他。就在隔天,我收到了回信。







同學平安:
生活中難免有些不順遂的事情發生,如:工作挫折,塞車遲
到,考試不順等,當然會影響到情緒,常人都會如此,連老
師也不能免,所以不必太難過。
但是要提供兩個觀念供參考:
僥倖獲得的事,都不會持久,很容易付出代價。
挫折後的表現,才是關鍵。既不衝動,也不怨嘆,以平常心
來對待。這部份妳表現還不錯。下次看到老師時,請主動
微笑打招呼。加油!







我只能說,他是個有風度的好老師。







這件事情著實讓我上了一課,
我必須承認自己是個脾氣不佳又缺乏耐性的人,
往往一個不開心就會不顧後果的表現出來,
可是其實有些事情真的是那一口氣的問題而已,
只要你忍過了就沒事,
況且當你事後回想時,還會很驚訝的發覺原來是自己的錯居多呢。







我會記住教訓的。









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薏童
  • 如果是我,我會當場尿褲子吧。


    不過我想那個老師應該也上了一課,
    在某些方面。
  • 還尿褲子咧,會不會太誇張啦。
    這樣算是我比較沉的住氣囉?哈!

    brasserie 於 2008/03/31 21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