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薏童妳知道嗎,
昨天我做了一個很可怖﹝可怕+恐怖﹞的夢。




這夢之所以嚇人,
在於它的延續性和真實性,
也就是說,我明明知道自己躺在床上,
可是另一個我卻像是被卡在夢境般動彈不得,
而且最不可思議的是,
縱使是在睡夢中,我居然還可以一字不差的想起那個人的手機號碼,
那才是最靠北的地方。




到底做了什麼夢那麼可怕呢?
我夢到他死了。車禍死掉了。
夢裡我感到一陣非常沉痛的悲傷。
我想確認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,
於是撥了他的電話,結果是他媽媽接的,
我問她:「告別式是什麼時候?」
她說:「昨天。」





後來我走到一個房間前面,
窗戶沒關,白色的窗簾隨著風不停擺動,
我站在門前,感覺好像一打開門,
就可以看見他站在裡面對我微笑,
然後我會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,就像以前一樣。




醒來時,我以為鼻子又不通,
所以才會呼吸得那麼用力,
後來才發現,原來自己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。




和上上一個男朋友分手的時候,
我也做了類似的夢,
我在想,這是不是意味著,
過去的一切都結束了?




哎。我需要一顆鎮定劑。







brasse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